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農曆  十月三十
首頁 > 要聞 >
即時新聞

勿以公帑資助省政黨 開政治自我酬庸惡例

[2017-09-20]

撰文:廖長仁
選舉無疑是個燒錢的活動,但如何花錢有道,學問大矣!在5月份的卑詩省選,新民主黨(NDP)、自由黨和綠黨合共花了逾2,300萬元競選開支。在籌措龐大競選經費的壓力下,工會和企業的捐款對政黨有極大吸引力,也令選民憂慮大額捐款者或左右省府施政。省新民主黨政府本周一兌現競選承諾,引入涉及政治捐獻的新法案,禁止工會和企業捐款,並把個人每年政治捐款的上限定為1,200元,令卑詩成為全國個人政捐上限第二低的省份(見附表1);但令納稅人驚訝的是,法案同時提出公帑補貼政黨的競選費用,這與賀謹(John Horgan)省選期間表示不動用公帑資助政黨的說法有出入,且有政治自我酬庸之嫌,值得商榷。
據NDP日前所引入《2017選舉修訂法》(Election Amendment Act 2017)提出,由明年起根據政黨於上屆省選得票數,每票補貼2.5元,每年撥款一次,而補貼金額逐年下調,至2021年每票可獲1.75元補貼。按此計算,未來4年納稅人共給予本省三政黨共逾1,600萬元的補貼(見附表2)。法案又建議為政黨支付50%競選開支,有關開支估計每次選舉約為1,100萬元。兩項加起來,須花費公帑超過2,700萬元。
5月省選期間,有新聞傳媒向賀謹提問,在禁止工會和企業政治捐款後,會否轉為向納稅人入手,賀謹清楚表示「不會」,這就與新法案內容有明顯出入。省律政廳長尹大衛(David Eby)的解釋是,該法案通過後,估計未來4年政治捐款總額將減少6,500萬,而著協助受影響的政黨過渡至新例才提出公帑資助措施。可是這種對政黨貼心的安排實屬多餘,並有政治自我酬庸之嫌,省府亟需澄清。
只須把個人捐款上限增至1,500元
選舉中政黨所得票數,雖不與那些向選民所籌得捐款數額成正比,但多少可反映出來。據卑詩選舉局(Elections BC)報告,自由黨去屆省選開支為1,360萬元,NDP為910萬元。在得票方面,自由黨共得796,672票,NDP得795,106票。假設當中只有5%的支持者捐款1,200元,自由黨可獲得4,780萬元經費、NDP得4,770萬元,要支付選舉開支綽綽有餘(見附表3)。如仍覺手緊,把個人捐款上限略增至1,500元時,則自由黨可獲5,975萬元,NDP也超過5,963萬元,那何須動用公帑資助政黨呢?為甚麼要納稅人代支付政黨的50%競選開銷?
在聯邦政府層面,2004年克里田政府立例禁工會和企業政治捐獻,改為根據政黨在選舉中的表現,直接以公帑補貼,每一張得票獲每年資助2元。到了2008年,哈珀少數政府圖取消公帑補貼,但在野黨聯手反對。在2011年,哈珀政府組成大多數政府,遂通過法案取消公帑補貼政黨。由2011年至今,聯邦各政黨不見得因缺了納稅人資助,在推動選舉工程上出現太大困難。
省NDP政府所提給予1,600萬補貼幫助各政黨過渡,實屬多此一舉,反予人與綠黨合謀作自我政治酬庸的印象。綠黨在2省選期間共籌得近87萬捐款,在新法案下也毋須籌款,即可得到約280萬元經費。
用公帑資助政黨其中一大問題,是把政黨自己當負上的營運成本責任,轉嫁納稅人身上,而且數額長遠可能上漲。魁省政府光在2015年就花了超過1,000萬元,用作支付各政黨;雖然該省個人每年政治捐款上限定為100元,選舉年可額外多100元,政黨已籌得足夠經費,例如魁省自由黨(Quebec Liberal Party)據2014年選舉中獲得的票數,即使只有5%有捐獻,已可得到近900萬。政黨瓜分1,000萬元純屬錦上添花,但對納稅人而言,卻可用於支持多項社區項目。卑詩NDP政府當引以為鑑,禁止工會和企業政治捐獻是德政,卻不宜開公帑資助政黨的惡例。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