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農曆  十月三十
首頁 > 要聞 >
即時新聞

直擊海洛英診所以毒攻毒 130癮君子遠離濫毒危機

[2017-06-18]

圖文:本報記者張譽
卑詩省正面對「鴉片類藥物」濫用危機;僅過去15個月,省內就有超過1,200人死於毒品濫用。為應對此危機,不少聲音開始呼籲政府投入資源,擴充採用「海洛英輔助治療」(Heroin-assisted treatment,簡稱:HAT)的診所。位於溫東的十字鎮診所(Crosstown Clinic)是目前北美唯一提供HAT的診所,每日服務約130人,但卻遠無法應付溫哥華近700個癮君子的需求。該診所醫生日前接受本報專訪時強調,HAT的優勢是維持吸毒者毒癮的同時,讓他們能把生活重心放在如何讓自己過得更好,而不是設法籌錢買毒,從而也減少由吸毒者引發的社會問題惡性循環。
隨著大溫毒品濫用問題日益嚴重,包括溫市市長羅品信(Gregor Robertson)、溫市警局長帕默爾(Adam Palmer)和研究學者都曾表示,癮君子需要獲得鴉片類藥物替代療法,例如舒倍生(Suboxone)、美沙酮(Methadone),以及處方海洛英或氫嗎啡酮(hydromorphone),尤其是那些從傳統毒癮治療,例如美沙酮療法中無法獲益的癮君子,應該接受HAT。
免費提供海洛英 每人年耗2.7萬
所謂HAT是指由政府提供高純度海洛英,給無法戒除的癖癮者,讓用藥者在安全、乾淨的環境和醫療人員的監控下注射,慢慢減少依賴度。不過,目前整個加拿大只有一間HAT診所,即位於喜士定西街(W Hastings St.)84號的十字鎮診所。
該診所自2014年11月起,為癮君子提供一日最多三次的免費高純度海洛英,同時在醫護人員的監管下完成注射。診所每年用在單個吸毒者身上的費用約為2.7萬元,資金源自省衛生廳,實際就是由本省納稅人買單。
《星島日報》記者日前到訪十字鎮診所,該診所主要分為三個區域:醫護人員專區,注射區和注射完畢後的冷靜區,主要是讓吸毒者在注射毒品後,玩一會紙牌、看看報紙,確保海洛英被身體吸收後,未有發生不良反應。診所開放時間從早上7時30分至晚間10時30分。
該診所醫生麥克唐納(Scott MacDonald)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說,診所正進行擴建,完工後,服務的人數將從現在130人增至170人,但依然無法應付溫哥華的癮君子數量。
他解釋說,提到戒毒輔助治療,普通人常聯想到口服美沙酮的療法。此療法對多數吸毒者有效,可是有一部人完全對美沙酮免疫,這些吸毒者每日仍會絞盡腦汁,設法籌錢買毒。麥克唐納說,保守估計,全溫哥華這樣的癮君子數量為350個,全省則有約1,000個,治療他們的唯一手段可能就是HAT。
麥克唐納強調:「HAT不是最終的治療方法,它的目的是讓癮君子維持毒癮,保持清醒的頭腦,讓他們能把生活重心放在如何讓自己過得更好,而不是一天到晚就想著籌錢,向街頭毒品拆家買毒。」
為買毒入獄200次 求診後未再偷
他續說,這種治療手段實際上也符合成本效益原則。麥克唐納指,單看2.7萬元的開支感覺不便宜,但例如常用的美沙酮療法,每個吸毒者每年的開支也要達到近1.5萬元。如果再把社會成本考慮進去,HAT是性價比很高的療法。
麥克唐納解釋說,所謂社會成本就是指,解決由吸毒者引發的惡性社會問題的費用。如果有HAT診所,成癮者不必搶劫、或為了零錢砸車偷竊,甚至出賣肉體來換取金錢買毒品等,繼而節省警力資源。
他舉例說,曾有吸毒者在未接受HAT治療前,因偷竊等行為入獄近200次,但自從來到十字鎮診所後,就再也未發生類似事情。
麥克唐納還指出,當然提供HAT也不是完全維持吸毒者的毒癮,以致於無法減少劑量,甚至戒毒。是否戒毒和減少使用完全取決於成癮者個人,如果他們希望嘗試,十字鎮診所也會加以配合協助他們戒除癖癮。
根據天祐醫療機構(Providence Health Care)提供的統計資料,自從成為十字鎮診所註冊用戶後,有25個注射吸毒者已經轉為口服治療,9個過渡到口服氫嗎啡酮,還有16個則改為服用美沙酮和舒倍生。
事實上,荷蘭和瑞士早在1990年就開始探索HAT。曾經有人抨擊說,這樣會帶領歐洲走向成為毒品王國。然而事實證明,兩國的海洛英使用量皆持續下滑,及至2000年代後期,荷蘭的新海洛英使用者已降至接近零。同時由於因成癮者尋求政府治療的人數增加,不但方便國家監控、管制毒品,更能讓用藥的吸毒者成為單純的公共衛生問題,不再是犯罪問題,警方也能將資源轉為致力打擊真正的大宗毒品交易。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