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農曆  九月初一
首頁 > 財經 >
即時新聞

理財有方.道明明道︰美國經濟料將受惠於特朗普政策

[2017-06-17]

2015年2月,道明財富資產配置委員會(TD Wealth Asset Allocation Committee)相信利好因素正在消散,對美股的立場因而調整為中性。此後直至11月份美國大選舉行時,期間標準普爾500指數錄得約5%的價格回報(年率化回報約低於3%),而總回報約為8%(年率化回報約低於5%),兩者都是低至中單位數,符合我們的預期。然而,我們的看法和立場現已改變;在大選舉行後,我們隨即調高對美股的評級,因為相信美股的表現將超越全球其他主要股市。

 

美國處於升軌

 

特朗普總統提出的許多政策都可以刺激經濟增長和通脹,包括減稅、減輕監管負擔及大力投資於基建設施的計劃。減稅和放寬監管也可刺激企業盈利增長。我們注意到這些擴張政策與政府對貿易的保護主義論調之間的角力,前者應會對經濟和企業有利,而後者若成為政策則可對經濟和企業有害。可是,我們相信於未來12至18個月的展望期內,正面因素超過負面因素,因而採取增持立場。

 

企業盈利將受政策推動

 

我們密切注意經濟增長,原因是經濟增長與企業盈利增長息息相關,新政府有很多政策都可能會促進美國的經濟增長。例如減稅建議,目前有44%的個人入息申報者不用繳稅,在新規則下,這個比例將躍升至63%,而其他人將支付較少稅款,應能多保留約10%的除稅後收入。這對消費支出和總體需求有利。企業亦可預期明顯減少所付稅款,保留更多現金進行投資。消費支出、總體需求和企業投資的增加,全都能刺激經濟增長。對股票投資者來說,這是好消息,因為企業盈利的最大推動力是經濟增長,而且一向以來,經濟增長上升對股市有利。
除了經濟增長提高之外,我們預料多項特朗普政策可給公司帶來增加盈利的機會。這是我們看好美股的關鍵因素,企業盈利增長與股票回報之間有密切的聯繫。雖然於過去數年,央行的行動肯定有助於支持股票市場,企業盈利也是一股主要推動力。圖1顯示標普500指數的表現與成分股公司的盈利增長表現明顯相關。
我們認為,促進盈利增長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是新政府建議的企業稅率變動。我們的分析結論是實際企業稅率每降1%,盈利通常相應地增加1.5%至1.75%。目前企業稅率是35%,標普500指數成分股公司的實際稅率是27%至29%。新的企業稅率估計介乎20%至25%之間,這是大幅減稅,將提高企業盈利。
另一項有利的改變是放寬監管。我們難以量化其好處,但可以回想1950年的情況,當時有5%的勞動人口是持牌工人,此比例已增至最近的30%。增強監管導致更高的培訓成本和消費者成本,並對就業構成障礙。放寬監管將對多個行業產生正面影響,能源和金融將是兩個大為受惠的領域。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的前行長Richard Fisher訴說德州一名擁有8間乾洗衣店企業家的故事,他沒有繼續擴充業務是由於監管繁重,他已有一名僱員負責確保他遵守規定,更多的店舖只是增加負擔。

 

盈利前景

 

每股盈利增長由五大要素構成:銷售、息稅前利潤(EBIT)、利息、稅項和已發行股份。基於這些因素於未來12至18個月的預期表現,我們的預測是盈利正增長。因此,我們預計美國股票可能會提供中至高單位數的回報。
截至2017年1月31日的5年內,標普500指數上漲了74%(價格回報),許多人質疑股價過高。事實是估值撐大了,而近年來一直為市場提供順風的市盈率倍數明顯擴張可能已成為過去。估值可能會稍微收縮,但應會被良好盈利增長所抵銷。建議中新政策的部分好處已被計算在資產價格中,但立法可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若新政策沒有如投資者預期般迅速實施,市場參與者可能感到失望,所以市場有出現短期回落的可能性。圖2顯示我們對標普500指數的預測。

 

潛在的隱患

 

我們看好美股前景,比在大選舉行前更樂觀。當然仍有風險存在,主要風險之一是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情緒。畢竟,歷史上鮮見自我孤立的繁榮國家。如果他採取極端措施,環球貿易將受到損害,抑制全球經濟增長。此外,美國可能接著與中國和墨西哥發生的貿易戰爭,將導致更高的消費者成本,對美國經濟帶來逆風。受影響的國家也可能讓其貨幣貶值,以抵銷美國徵收額外關稅的影響。如果中國讓人民幣貶值,東南亞大部分國家可能會效法,以保持競爭力,令北美形成通縮環境。另外值得關注的是減稅可能令消費者節省金錢,而非花費更多。企業也可能選擇保留省下來的稅款,而非用作投資。這兩種情況都將對經濟增長不利。
特朗普的不可預測本質也是一種風險,可能加劇短期波動。新政府如何資助其部分政策仍然不明朗,長期而言可對國家債務造成重大的負面影響。然而,我們的預測期是12至18個月,我們相信在這段時期內,美股將超越其他股市。

 

更保守的加國前景預測

 

美國是加拿大的最大貿易夥伴,經濟增長加快可對加拿大產生正面的溢出效應,但我們認為加國經濟可能繼續呆滯,只有溫和的經濟增長和低通脹率。根據加拿大央行的計算,加國經濟仍有閒置產能,要到2018年年中才能恢復全力運行的狀態。央行亦預料通脹將繼續低企,於2017年和2018年都徘徊低於2%。在疲弱的經濟和通脹下,加國公司要增加盈利,將比美國公司有更大難度。
特朗普計劃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進行重新談判,令人關注加美貿易條款或會變動。雖然 他主要著眼於墨西哥,若貿易條件變得不利,加國的經濟和企業可能會受到負面影響,特別是鑑於我們的出口有約75%是輸往美國。
在股票方面,標普多倫多綜合指數在2016年表現強健,原因是石油和商品價格大升,但這股順風大概不會再在今年出現,我們預期加股的回報將更溫和,表現將較美股遜色。標普多倫多綜合指數倚重於能源、材料和金融類股的表現,我們預料三者都有良好表現,但落後於2016年的顯著升幅。 石油需求殷切,但庫存量仍高。雖然石油輸出國組織同意減產,特朗普的政策可能使更多頁岩油上線。我們預期油價將處於每桶50至60美元水平,這是加國生產商可接受的水平,肯定會改善其盈利前景,但不足以吸引它們增加資本開支。
環球的增長勢頭似乎正在緩慢建立,基建開支的增長應對商品價格起支持作用,而2016年的價格上漲將對材料公司的盈利有利。然而,商品價格易受新興市場經濟增長放緩影響,新興市場的高債務水平和美元上升潛力可令經濟增長放緩。在美國有業務的金融公司可能會受惠於美國的通貨再膨脹、減稅和利率上調,這對它們的盈利有利。那些可能提高美股的特朗普相關因素,大致上不大可能令加國公司同樣受惠,而去年的順風正在減退;因此,我們預期加股將提供低單位數的回報,維持中性比重。

 

我們的看法

 

鑑於美國可能有更高的經濟和盈利增長,我們主張增持美股,預期取得中至高單位數的回報。雖然股票回報可能低於投資者在市場從危機後低位復甦時所得,我們認為股票仍是投資組合的重要組成部分,因為它們可以幫助在低收益環境中保存資金的真正價值。要注意股票的確比債券有更高風險,為了減輕風險,投資組合最好有三大特點:注重風險管理(確保所接受的風險得到恰當補償)、高度多元化(有助於減輕市場變動的影響)及聚焦於優質公司(財況強健、資本收益率高,並有持續的現金流)。這套嚴謹的方針應會幫助投資者渡過可能出現的各種挑戰。

李淑華 (Theresa Lee) 是道明財富私人投資諮詢部 (TD Wealth Private Investment Advice) 副總裁兼駐安省士嘉堡市的投資顧問。道明財富 (TD Wealth) 致力為投資者提供一系列服務以達至其財務目標,詳情可上網 www.tdwealth.ca 瀏覽。

都市網推薦新聞

熱點新聞